有人说“mafia”来自于西西里语中的形容词“mafiusu”,可能是衍生自阿拉伯语中的“mahyas”或“marfud”,前者意指“具有侵略性的吹嘘”,后者则为“不被接受的”之意。这个单字可粗略翻译为“威吓”,但也可译作“冒失、大胆、虚张声势”。根据学者狄亚哥.甘贝塔(Diego Gambetta)的研究,“mafiusu”在十九世纪西西里男性的定义中,代表具有野心的、霸道的、自负但无所畏惧者、有事业心的,以及骄傲的定义 。

一说“mafia”源自阿拉伯语中的“morfiyeh”一字,意指“团体”,中世纪的西西里岛被阿拉伯人及诺曼人占领,“mafia”被借用来指一班在西西里中年男子的松散组合,此种团伙,最早是组织起来,保卫家园,对抗外来的侵略者的团体,但后来演变成一班为了复仇而执行家法的犯罪组织。也有人说“mafia”来自于当地的黑话“Me firar”,意为“我逃亡”,“firar”是阿拉伯语,意为“逃跑”。

也有语源研究者指出,“mafia” 是由形容词“mafioso”衍生而来,其使用可追溯至十八世纪,原意指“美丽、优秀、完美”。就像许多字词一样,这一个字眼最终演变为不同的意思。在当地,成为黑手党的成员是一种光荣,会被称为“mafioso”,意思就是“man of honour”(君子)。而根据西西里人种志学者 Giuseppe Pitrè 的理论,将这个单字与秘密犯罪组织连结在一起是由于一出1863年的舞台剧《I mafiusi di la Vicaria》(维卡瑞亚的美丽(人们)),这出戏是由葛洛斯比·瑞索多(Giuseppe Rizzotto)和加埃塔诺·莫斯卡(Gaetano Mosca)所编写,主题是关于意大利巴勒莫监狱的犯罪帮派。剧中完全没有提到“Mafia”和“mafiusi”两个字,可能是为了增添当地气息才被用在标题中。

据说其成员作案后,往往在现场留下一个用蜡纸印出来的黑手印,向警方,这就是“黑手党”中文名称的由来。

今日黑手党与中世纪时的秘密会社与游侠似乎是不大相关,反倒是与19世纪后期意大利统一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们主要聚集于西西里当地富家集中的“深绿海岸”,在以巴勒莫郊外那些田园牧歌般的柑橘林与柠檬林为基础的,现代化的资本主义出口企业之间。巴勒莫是这座有些世风日下的岛屿的核心(在意大利统治阶级看来),它的权力和资本都集中在此处,并且正是在这些橘林间,在这片土地上,黑手党发展了它的手段:有偿保护,谋杀,领地统治以及帮派合作。循序渐进地,黑手党开始宣称其作为地方政府施政工具的地位。“合作关系”与“有偿保护”在黑手党和土地所有者之间是普遍存在的。黑手党需要土地所有者,但是同样地,土地所有者也需要黑手党。地方政府也常常串通在这种关系之间。黑手党如同雇主支配佃农,支配着在这片土地上为其工作的人们,因此,他们的势力,连同那些源自柑橘园的国际贸易,便蒸蒸日上地成长起来了。

在意大利法西斯党专政期间,巴勒莫的区长切萨雷·莫利(英语:Cesare Mori)(Cesare Mori)利用种种特殊势力黑手党的活动。许多黑手党人在他的压制之下锒铛入狱,另有不少不得不越洋渡海,远走他乡。很多逃脱了追捕的黑手党党徒流亡到美国。他们当中有后来最终统领黑手党美国支部的约瑟夫·博纳诺(英语:Joseph Bonanno)(Joseph Bonanno),昵称“乔香蕉”。在1943年进攻意大利的过程中,美国人利用当时的综合形势以及美国黑手党与西西里的联系。当时正在美国服刑的卢西安诺(Lucky Luciano)以及黑手党的其他成员突然间变成了参加美国抗击法西斯战斗的可贵的爱国者。作为一个新美国公民,卢西阿诺接受了政府的道歉后,在1946年得以返回西西里,继续他的活动。

但是事实上,西西里黑手党中的最关键的几个都是法西斯组织“MVSN”中的成员。在莫利的行动中受到牵连的只是一些低层的犯罪嫌疑人而已。主要是出于宣传的需要。然而也有其他人称这不过是美国政府宣传,为了在二次大战中拉近美国和黑手党的关系合作的另外一种说法。直到意大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投降后,黑手党的势力才得以壮大,对当时长期执政的意大利天主教有巨大影响力。

在1980年代至1990年代,一系列的黑手党党派间的“帮派大战”中,不少声名显赫的黑手党党徒被谋杀。而新生代黑手党成员中,许多人倾向于将工作的重点置于高智商犯罪,而对传统的敲诈勒索不屑一顾。作为对此进展的反应,意大利新闻界惯用“La Cosa Nuova(新事物)”指代经过如上整建的组织。

在意大利,黑手党暗员、检察官和法官可谓由来已久,目的是挫败司法与警察机关的旺盛精力。在最近几十年,据推测一个与黑手党有关系的最著名人物之一的Salvatore Riina(英语:Toto Riina)命令谋杀了法官乔瓦尼·法尔科内和保罗·博尔塞利诺。证据显示,通过更健全的法律与缄默法则(Omertà)的崩解,强硬执法似乎最终对黑手党团体占据了优势。在与黑手党军事力量交锋的过程中,许多所谓的Pentito(英语:Pentiti)(接受宽大处理的脱离黑手党成员)为政府立下了汗马功劳,例如多玛索·布西达(英语:Tommaso Buscetta)(Tommaso Buscetta)。据说黑手党保留了强大的金融影响力。因此,新近的调查经常会研究可疑分子的经济活动。

意大利政界不少人物与黑手党关系密切,黑手党可以帮助他们赢取选票。前意大利总理朱利奥·安德莱奥蒂(意大利天主教主要成员及领导人),被控与黑手党结有联系,他最终被判无罪,因为审判涉及行为已超出追诉期限。

各地的仪式不同,以西西里传统的仪式而言,黑手党新进党徒要入会之前,首先跪在首领之前,首领取一张圣人的圣像,通常是首领或新进党徒的主保圣人,置于党徒一只手之手心,首领取一把匕首,划开党徒的另一只手的手指,让血滴在圣像之上。然后要党徒双手并拢,以掌心捧著圣像。首领问:“你愿意在圣人面前以血发誓,永远遵守帮规,不出卖家族么?”党徒:“我发誓。”然后首领即点火燃烧那张掌心捧著的染血圣像,说;“圣人见证,你若背叛,就如同这张圣像,在阳世间被炮烙,或者在地狱里受火刑”。将烧至手时,党徒将圣像放在地板上,低头合掌向圣像礼拜。首领会走过来拥抱党徒,说:“圣人赐福予你,我的兄弟(我的孩子)”。

在意大利像黑手党样的组织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它们区别于在不同的地区。直到20世纪50年代,意大利黑手党还主要集中在田园乡下,但自那以后便传播到了城市(例如巴勒莫)且随后变为集中了毒品、卖淫的更具国际性的组织。意大利黑手党以家庭为单位,主要以西西里为代表。在其他地区也有其他类似的组织,如那不勒斯的克莫拉等。

在意大利法西斯专政期间,巴勒莫的区长切萨雷·莫里(Cesare Mori)利用种种特殊势力黑手党的活动。许多黑手党人在他的压制之下锒铛入狱,另有不少不得不越洋渡海,远走他乡。但是事实上,西西里黑手党中的最关键的几个都是法西斯组织MVSN中的成员。在MORI的行动中受到牵连的只是一些低层的犯罪嫌疑人而已。主要是出于宣传的需要。然而也有其他人称 这不过是美国的宣传为了在二战中拉近美国政府和黑手党的关系合作的又一种说法罢了 很多逃脱了追捕的黑手党党徒流亡到了美国。他们当中有后来最终统领黑手党美国支部的约瑟夫博纳诺,昵称乔香蕉。在1943年进攻意大利的过程中,美国人利用当时的综合形势以及美国黑手党与西西里的联系。当时正在美国服刑的卢西阿诺(Lucky Luciano)以及黑手党的其他成员突然间变成了参加美国抗击法西斯战斗的可贵的爱国者。作为一个新美国公民,卢西阿诺接受了政府的道歉后,在1946年得以返回西西里,继续他的活动。

直到意大利在二战中投降后,黑手党的势力才得以壮大。然而在20世纪80、90年代,一系列的黑手党党派间的“帮派大战”中,不少声名显赫的黑手党党徒被谋杀。而新生代黑手党成员中,许多人倾向于将工作的重点置于高智商犯罪,而对传统的敲诈勒索不屑一顾。作为对此进展的反应,意大利新闻界惯用“La Cosa Nuova(新事物)”指代经过如上整建的组织。

美国黑手党的势力最早源自西西里黑手党,经由移民传入美国,于经济大萧条时期兴起,到20世纪中期达至最强盛,他们的行动,包括了暗杀、走私、托拉斯、妨碍司法公正。直至1970年代至1980年代联邦调查局(FBI)的一连串调查瓦解了他们的势力。虽然他们的势力已大不如前,但他们仍然影响着美国的潮流文化。不少电影、电视剧,甚至广告都与他们的形象或生活有关。

维系黑手党的是严格的纪律,这就是所谓的“七诫”:一.守口如瓶;二.组织高于个人;三.不得违抗上级命令;四.不得叛变自首;五.对家人保密;六.不得擅自搞绑票活动;七.兄弟之间严禁斗殴。

特别是在意大利,黑手党暗方公诉人和法官可谓由来已久,目的是挫败警察机关的旺盛精力。在美国,针对国家权威的谋杀却十分罕见,这主要是因为害怕造成激烈的反抗情绪。

据说暴徒达基·舒尔兹(Dutch Schultz)被他的同党杀害,便是因为后者担心他会执行针对纽约市检察官托马斯·杜威(Thomas Dewey)的暗杀。

在美国,黑手党的势力于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急转直下,这是因为《反犯罪组织侵蚀合法组织法》(RICO Act)及类似法律的出台,将从属于执行非法活动的组织定为犯罪,并且政府规划了证人保护计划。与此同时,死亡、联姻、意大利赴美移民短缺和文化同化,导致了美籍意裔黑手党团体日趋消亡。所有上述因素结合,令美国的黑手党走向衰败。

20世纪中叶,黑手党号称已经渗透了美国的许多工会组织,其中包括运输工人工会,该工会失踪的会长吉米·霍法(Jimmy Hoffa)被相信是遭黑手党暗杀了。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联邦政府下定决心,成功地移除了黑手党在工会组织中的势力。

有证据显示,在意大利,通过更健全的法律与“缄默法则(code of silence)”的崩解,强硬执法似乎最终对黑手党团体占据了优势。在与黑手党军事力量交锋的过程中,许多所谓的Pentiti(接受了宽大处理的脱离黑手党的成员)为政府立下了汗马功劳,例如多玛索·布西达(Tommaso Buscetta)。据说黑手党保留了强大的金融影响力。因此,新近的调查经常会研究可疑分子的经济活动。

在20世纪80年代,前意大利总理朱利奥·安德莱奥蒂(Giulio Andreotti),意大利天主教成员,被控与黑手党结有联系,但是他最终被判无罪,因为审判涉及行为已超出追诉期限。

美国的黑手党(意裔)最初在纽约地区取得势力,再逐渐地由小规模领域业务发展至全市性甚至国际性的组织。早期由五个卓越成员的名字作为命名的家族统治(布亚诺家族、科洛博家族、甘比诺家族,杰诺维塞家族及卢切斯家族),「家族」彼此设立一「委员会」,作为各「家族」之间的最高仲裁单位。20世纪80年代在美国的「黑手党」已经发展出26个家族。

黑手党家族引继传统的少数精锐主义,所以,大的家族在100-200人左右,一般则在50-60人的程度,但几乎拥有倍数以上的「合伙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